aubrey kate

发布于 2021/8/2 16:46:47   32人围观


aubrey kate


  查看更多网友口述>>  网友来信:  我和老婆结婚三年了,婚姻生活有些坎坷,但总体上说很幸福,昨晚单位聚会,喝多了喝到有点失意,被同事送回家时只有小姨子在家(她今年18岁,高考完后就不念书了,刚来我们城市打工,暂且住在我们这)  是小姨子把我弄回的屋,这会儿我酒醒了,头疼的厉害睡不着,郁闷的是我越想越记得小姨子把我放床上的时候,我好像抱住了她,亲没亲实在记不清了,可觉得摸了她的胸,因为那种圆软的感觉现在还记得,现在纠结了,真的没想过借酒乱来,觉得也不是一时冲动,怎么办,觉得没法面对她和我老婆。


  所以给博主发一封邮件求助,该怎么办才好。


    小潘回复:  朋友你好。


  醉酒误事也坏事。


  但是,在日常交际里,同事、亲朋好友聚会喝酒也是在所难免的事情。


  不过,喝酒并非工作,无需全力以赴,量力而行即可。


  如果,你没有醉酒,想必也不会对你小姨子做出无礼之事。


  既然,醉酒之后容易犯错或者做错事,那以后不论在何种酒场,都应控制自己,尽量少喝或者不喝。


  挡酒的借口有很多,假若你说喝酒过敏,那谁还会逼你喝酒呢?口述:醉酒后我抓了小姨子的胸真后悔小姨子大胸醉酒口述:醉酒后我抓了小姨子的胸真后悔小姨子大胸醉酒  眼下,你酒后对小姨子动手动脚已成为事实,虽然,这不是你本意,但是这种行为已对你小姨子造成伤害,也让你的形象在小姨子心中大幅度毁灭。


  所以,在极度懊悔的情况下,更应该坦然的面对妻子和小姨子,以免你与妻子、小姨子之间产生不必要的隔阂。


    查看更多网友口述>>  文章来源(王潘生_新浪博客) 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@新浪女性(微博);@口述大全(微博) 雪梅迫不及待的把裤子脱下来,那神秘的景色便顿时完全暴露在了陈壮的眼前。


  陈壮的呼吸一下子都有些急促,看着雪梅嫂子的模样,心里又紧张又兴奋。


  这就是女人最美的地方啊!无数个寂寞的深夜里,自己脑子里想的,就是能看到女人最美的地方,没想到今天终于要梦想成真了!陈壮按耐不住,一下子扑了上去,雪梅又好气又好笑的说:“傻子,你倒是把裤子脱了呀!”陈壮这才回过神来,雪梅嫂子的裤子虽然脱了,可自己的裤衩还在自己的身上挂着呢。


  尴尬之余,陈壮哆嗦着手,伸向雪梅嫂子的上衣,嘴里结结巴巴的说:“雪梅嫂子,我想……我想……”雪梅焦急的问:“傻子,你想啥你跟嫂子说呀!”陈壮红着脸说:“嫂子,我想……我想先看看你的胸……”雪梅嫂子娇笑一声,道:“你想看哪儿嫂子都给你看!”说完,雪梅嫂子双手交叉,将自己上身的衣服连着里面的肚兜一口气都脱了下来。


  陈壮看的直吞口水,这时,雪梅冲陈壮招了招手,说:“来,壮子,你先用手揉一揉。


  ”陈壮急忙把手覆盖在了那两团柔软上,那一瞬间只觉得弹性十足。


  如此完美的手感,让陈壮激动的想大吼一声,手里的力道也不由加大了几分。


  雪梅嫂子微微皱着眉头,轻轻哼哼道:“嗯……壮子……别那么用力,稍微轻一点。


  ”陈壮听话照做,雪梅嫂子的眉头立刻就舒展开来,满脸享受。


  陈壮抚摸片刻,趴在雪梅嫂子身上,盯着那儿,对雪梅嫂子说:“嫂子,我能尝尝吗?”雪梅嫂子说:“这有啥好尝的,嫂子又没有奶水给你喝。


  ”陈壮说:“那我也想尝一尝……”雪梅嫂子一脸纵容的说道:“行,让你尝,来,你先尝,再你自己慢慢发挥。


  ”陈壮听话的凑上前来。


  “嗯……壮子,对,就是这样,啊……”雪梅浑身哆嗦了一下,然后长长的叫出了一声。


  陈壮停下了动作,抬头看着雪梅,问道:“雪梅嫂子,你咋了?不舒服吗?”“别停,嫂子是太舒服了。


  ”雪梅把陈壮的头又按回到了胸前,同时把陈壮的上衣也解开扔到了一旁。


  陈壮吃够了,就开始一路向下,来到雪梅嫂子那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,然后是曲线优美的腰胯、修长嫩白的美腿……这让陈壮感觉有些口干舌燥。


  雪梅已经快受不了了,伸手脱掉了陈壮的裤衩。


  雪梅第一次实打实看见陈壮那儿,吓的惊呼一声。


  “嫂子,你咋啦?”听见雪梅惊呼,陈壮急忙关切的问了一句。


  雪梅嫂子回过神来,急忙说道:“没咋没咋!嫂子是被你给吓着了,你这么有真材实料,嫂子以后可有福了……”说完,她抬起头来,媚眼如丝的看着陈壮,声音无比酥麻的说:“壮子,嫂子受不了了,你快开始吧!快和嫂子开始吧!”雪梅说着,已经躺正了身体等待着……雪梅的许久未有了,疼得她猛地抓紧了陈壮的手臂,死死压低着声音呼喊道:“壮子,你这家伙,嫂子都快承受不住了!”陈壮急忙关切的问:“嫂子,是受不了吗?要不我不来了?”“别别!”雪梅急忙抱紧他的腰,脱口道:“嫂子只是太久没有了,一下子没适应,你先慢慢开始,让嫂子适应一下……”陈壮听话的开始,雪梅立刻感觉不一样的感觉,就好像是触电一般,随后她的身体不断的抽搐了几下,发出声音,然后如同一滩烂泥般瘫在了炕上。


  陈壮只是刚开始,雪梅就完了,虽然身体瘫软了,但她的心里,已经被满满的幸福填充。


  “雪梅嫂子,你咋了?”陈壮没敢动弹,着急得问道。


  “嫂子上天了,魂儿都要丢了。


  ”雪梅柔柔的说道:“壮子,你别停,继续吧,嫂子还想再舒服呢……”听见雪梅嫂子的话,陈壮急忙快速的开始。


  雪梅就好像完全被陈壮所支配,而且声音越来越大、越来越舒服……陈壮被雪梅的声音刺激,感觉她好像是为自己吹响了冲锋号,所以也越来越卖力。


  看着雪梅嫂子,不由得越来越努力,陈壮感觉开心极了。


  雪梅在这种冲击下,早已经是浑身上下舒服的像是每一个毛孔都要张开,她此刻已经爱死了这个身强力壮的陈壮,活了二十来年,她这才真正品尝到做女人的滋味!正当两人激战正酣的时候,漆黑的院外墙边,赵铁柱猫着腰、听着屋里发出的激战声,心里仿佛打翻了五味瓶。


  自己满足不了自己老婆,别人却把自己老婆满足的死去活来,这种感觉让赵铁柱心里特别难受。


  可是,这种难受很快就被仇恨代替。


  眼下,只要杀了马来财那个王八蛋,自己就能解脱了!想到这儿,赵铁柱站起身来,朝着马来财家里走去,在动手之前,他要做足准备。


  马来财家有钱有势,盖得是村里最漂亮的二层小楼,而且连外面的墙上都贴满了瓷砖,院子里铺的也是平整的水泥地,比其他村民家真是好得没影了。


  赵铁柱轻手轻脚的来到马来财家的一楼外墙,悄没声的搬了几块砖垫在墙角,才勉强够到高高的窗户。


  他不止一次偷窥马来财家了,早就知道马来财家的房间分配,一楼最大的卧室,住的是马来财和他二婚老婆柳凤娇,偏房住的是他老娘,二楼住的,是马来财的闺女马玉倩。


  赵铁柱探头看向马来财的卧室,刚好看见柳凤娇光着身子站在镜子前,用干净的毛巾正擦着湿漉漉的头发。


  “看来这骚娘们刚洗完澡……”赵铁柱盯着柳凤娇看了半天,心里冷哼道:“这个骚娘们都他妈成这样了,一看就是欲望很强的那种女人。


  ”柳凤娇一边哼着流行歌曲,一边擦着头发,看着镜中自己性感的身材和曲线,心里沾沾自喜,不过在看到自己那儿时,忍不住也有些烦躁。


  这时,马来财光着屁股、挺着大肚子进了卧室,头发也一样湿着,嘴里还叼着一支烟卷。


  “来财,你啥时候去城里啊?”柳凤娇见他进来,开口问了一声。


  马来财喷了一口烟说:“过两天去跑动跑动关系,咋啦,有啥事?”柳凤娇说:“我想去市里买点东西,我听人说,市里有卖那种护理膏的,可以让颜色变浅一点。


  ”马来财猥琐的嘿嘿一笑,走到跟前打量着她的柔软,笑问道:“咋啦?嫌它颜色不好看?”“废话嘛这不是。


  ”柳凤娇不满的说:“也不知道咋回事,都成这样了。


  ”马来财上去摸了一把,咧着嘴笑道:“我觉得这样的挺好啊!一看见你这这样的,我就控制不住我自己。


  ”柳凤娇白了他一眼,道:“也不知道你啥口味,人家都喜欢好看的,你偏喜欢这样的。


  ”马来财点点头,凑到跟前低声说:“我不光喜欢这样的,还喜欢睡这样的。


  ”说完,他来到柳凤娇身后,也不管柳凤娇有没有做好准备,提起那东西就准备开始。


  柳凤娇表情几乎看不到什么变化,马来财那东西太不值一提了,完全没什么感觉。


  可是,马来财一点也没意识到自己弱的不行,一边动,一边在嘴里骂骂咧咧:“老子今天就让你尝尝男人的滋味……”刚说完,马来财身体抽搐一阵,动作也就停了下来。


  柳凤娇头也不回,面无表情的问道:“完事儿啦?”马来财点点头,嘿嘿一笑:“完事了,舒不舒服?”(是男人就把她搞大)柳凤娇没搭理他,心里暗道:“我舒服你奶奶个腿!前后也就三十秒不到,完全没感觉,你这家伙就完事了,真他妈的废物!”这边,陈壮还在和雪梅嫂子进行着天人交战。


  陈壮也在这巨大的快乐中达到了巅峰,他抱住雪梅嫂子,低吼道:“嫂子,我来了……”雪梅嫂子紧抱陈壮,兴奋的喊道:“壮子,来吧,快来吧!”最后时刻,二人同时快乐。


  雪梅嫂子死死抱住他,幸福的说:“壮子,你太厉害了,嫂子都快晕过去了……”陈壮嘿嘿一笑,说:“嫂子,我也感觉自己好像不一样了,感觉实在是太舒服了……”雪梅嫂子轻声道:“壮子,以后嫂子就是你的人了,你什么时候想要,嫂子都给你。


  ”陈壮摸着雪梅嫂子,笑着说道:“嫂子,我现在就想……”雪梅忽然惊呼一声,感觉陈壮再次有了反应。


  她满脸惊讶、满心欢喜的说:“你这小子属驴的吗?这么快就有精神了?”陈壮腼腆的笑道:“主要是嫂子你太美了,我忍不住……”雪梅嫂子心里欢喜的不得了,真没想到陈壮的竟然这么强,这可真是……于是她急忙抱着陈壮,声音抑制不住高兴的说:“那就快来吧,壮子……”随后,两人再次继续。


  这一夜,两人完全忘了赵铁柱,也不知道赵铁柱回来没有、几时回来的,前前后后回来了几次,一直到后半夜,雪梅实在困了,两人才相拥着沉沉睡去。


  对雪梅来说,陈壮今夜的举动,她的身心都在这一夜被陈壮彻底俘获。


  而陈壮,也终于体会到了做男人的快乐,雪梅嫂子对自己毫无保留,他心里不仅喜欢,还格外感动,一心只想好好对雪梅嫂子,给她幸福。


  ……第二天,陈壮醒来的时候,已经日上三竿了。


  身边雪梅嫂子还在沉睡,陈壮看着她那诱人的模样,那东西又开始有反应了。


  他小心分开雪梅嫂子的腿,轻车熟路的找到昨天那寻欢作乐的地。


  雪梅嫂子正在熟睡,忽然一下被陈壮惊扰,惊的一下子就醒了过来,扭头一看是陈壮,顿时娇声嗔道:“壮子,你这一大早是要干啥呀……”“睡你呀嫂子……”经过昨晚的快乐,陈壮早就没了那份羞涩,取而代之的,是一种坏坏的挑逗。


  雪梅嫂子一边享受着这特殊的“唤醒服务”,一边娇喘着说:“壮子,嫂子昨天让你折腾一宿,身上一点劲儿都没有了,你还不放过嫂子……”陈壮说:“嫂子,你不是一年多没有了,壮子得好好对你……”雪梅嫂子娇羞的点点头,屁股抬了抬,口中道:“那就快来子……”两人再度开始,外面的赵铁柱一边听着里面的动静,一边给两人准备午饭。


  昨晚他听了一夜,也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动静。


  当陈壮停止的时候,雪梅嫂子已经彻底筋疲力竭了。


  赵铁柱听着里面的动静偃旗息鼓,便过来敲了敲门,说:“壮子,媳妇,起床吃饭了,这会儿都十二点多了。


  ”“啊?十二点多啦?”陈壮吓了一跳,没想到自己这一觉竟然睡了这么久,而且还是在赵铁柱的床上,于是急忙拍了拍雪梅嫂子挺翘的臀部,说:“嫂子,起床吃饭了。


  ”雪梅嫂子点点头,起身帮着陈壮穿衣服,自己便随手套了条碎花裙子,也没穿内衣,便跟着陈壮一起走了出来。


  赵铁柱看见两人,急忙招呼道:“来,赶紧吃饭吧,忙了一宿肯定也饿了。


  ”雪梅看着自己丈夫,回想自己跟一个不是自己丈夫的男人做了一晚,心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,有些不好意思,也有一点愧疚,更多的,竟然是一种无法言喻的刺激。


  陈壮在赵铁柱家吃完了午饭,便起身对两人说:“铁柱哥、雪梅嫂子,我先回去了,下午还要进山打猎。


  ”雪梅嫂子眼里满是不舍,想问他啥时候再来,可碍于老公在身边,也不好开口。


  倒是赵铁柱开口说道:“壮子,你嫂子现在名份上还是我的老婆,所以你俩要是还想,就到我家来,不能让你嫂子到你那去,不然村里人看见要说闲话的。


  ”陈壮心下一喜,急忙点了点头,道:“我知道了铁柱哥,那我晚上还来。


  ”雪梅嫂子心下一喜,压抑着内心的激荡,说:“壮子,晚上早点来。


  ”虽说陈壮昨晚在雪梅嫂子身上耗费了不少体力,但他还是觉得浑身上下都是使不完的劲儿。


  陈壮回家之后,把老爹留下的三连弩翻了出来,准备上山打点野味,正要出门,便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。


  “壮子,壮子!”回头一看,马来财的女儿马玉倩,正满头大汗的朝自己跑来。


  马玉倩穿着一身特别洋气的运动服,养眼至极。


  眼看马玉倩到了跟前,陈壮问道:“玉倩啊,你找我有事?”说话时,眼神扫过马玉倩的胸口,发现和雪梅嫂子比起来,马玉倩的胸并算不大,但是却有一种别样的风情,显得很是可爱。


  跟雪梅嫂子睡过以后,陈壮对这种事算是食髓知味,这才一回来,就立刻又想了。


  陈壮看着她那一对丰满,以及一双长腿,心里暗忖,马玉倩这么乖巧的姑娘,应该还是个雏儿吧?不知道睡起来的话,会是什么滋味。


  马玉倩的身子又这么苗条,腰这么细,自己要是能握着她的腰……那还不得舒服翻天?马玉倩没有注意陈壮的眼神,擦了一把汗,才说道:“壮子,我来找你帮个忙,村里卫生所的病床太老了,掉了好几块板,想问问你有没有时间,帮我补一下……”“没问题,交给我吧。


  ”陈壮拍着胸脯答应了下来,对马玉倩的印象又好了几分。


  马玉倩不但是高材生,而且还又是从城里回来的,按说这样的人都眼高于顶。


  可没想到,她不但学历高、长得美,心地也善良,处处为大家着想,要是谁能把她娶回家,那真是太有福气了。


  两人一起去卫生所的路上,陈壮陈壮忍不住问她:“玉倩,城市里那么好,你为啥要回来啊?”马玉倩笑道:“咱们村一直缺个真正的医生,乡亲们看病太不方便,所以我就回来了。


  ”陈壮点点头,继续问道:“玉倩,你都已经在城市里生活过了,以后要是搞对象的话,肯定也不愿意找村子里的吧?”马玉倩笑着问他:“你问这干啥?要给我介绍对象啊?”“没没没。


  ”陈壮急忙摆了摆手,说:“我就是好奇问一嘴。


  ”马玉倩便随口说道:“找对象的话,找城里的还是村里的也不一定哦,对我来说,只要人好,有上进心就行,是不是村子里或者城市里的人,这些都不重要。


  ”陈壮有些惊讶的看着马玉倩,见她一点也不像开玩笑,心里不由得暗忖,这么说来,我也不是没可能喽?小时候玩过家家,马玉倩没少给自己当新媳妇,这长大了,不知道有没有机会一亲芳泽?两人一边聊着,已经来到了卫生所。


  陈壮看了看破旧的床,又拿起马玉倩准备好的木板,看了几眼,说道:“玉倩,这木材有点薄,我得在底下再加固一下。


  ”“行,你看着来吧,我给你倒点水喝。


  ”马玉倩说完,便扭着紧翘的小屁股进了卫生所。


  在村子里的人,木匠活大都会一些,陈壮也不例外,拿起锤子和锯子便开了工。


  片刻后,马玉倩转身拿着水出来,弯腰给陈壮递水,笑眯眯的说:“壮子,来,喝杯水!我这没一次性杯子,你就凑合用我的吧,别嫌弃我就行。


  ”陈壮一抬头,便透过马玉倩的衣领,看到了她衣服里面的风光,就连她带的内衣,好像都是那种特别时尚的款式。


  只可惜这风景一闪即逝,让陈壮意犹未尽。


  他急忙结果马玉倩递来的水杯,笑着说道:“玉倩你可真会说笑,我怎么会嫌弃你呢,你别嫌弃我这个大老粗才是真的。


  ”“怎么会呢!”马玉倩一脸认真的说:“你一点也不粗,咱村的年轻人就属你最聪明。


  ”陈壮用马玉倩的杯子喝了一口水,递还给马玉倩的时候,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:“玉倩,咱俩这算不算是间接接吻啊?”马玉倩一下子羞红了脸,啐道:“瞎说什么呢……”陈壮觉得马玉倩红着脸的模样格外可爱,就像是熟透了的苹果,让人恨不得上去咬一口。


  马玉倩从小就对陈壮很有好感,不知怎的,她一直觉得陈壮身上就是有股子非常吸引自己的气质。


  出去上了好几年学,马玉倩见多了外面的男人,也还是觉得陈壮跟外面那些油嘴滑舌的男人不一样。


  他的一切都让自己感觉那么真实,就连他身上那淡淡的汗液味道,都让自己觉得有些晕眩……陈壮虽然很想跟马玉倩这样的漂亮姑娘调调情,但时间仓促,他也就暂时打消这个念头,专心干活。


  马玉倩在一旁看着陈壮的汗珠滴滴答答掉在地上,便下意识的掏出自己的手帕,亲手替他把汗珠擦去。


  马玉倩看着他认真干活的侧脸,越看越觉得顺眼,这小子要是换一身行头放在大城市,妥妥的大帅哥一枚,而且还是身材健硕、肌肉感十足的帅哥,不知道会吸引多少小姑娘。


  “壮子干活又踏实,人长得也不错,倒是个好男人的胚子。


  ”马玉倩心里想着,涌上一股羞赧。


  眼看陈壮的汗都要连成线了,马玉倩连忙又掏出手绢,去帮陈壮擦去脸上的汗。


  嫩滑的手指划过脸颊,让陈壮感觉十分受用,虽然隔着一层布,但是那种触感还是很美妙。


  弄好床之后,陈壮长出一口气,道:“玉倩,床修好了,你先用着,有问题我再来给你弄,不过我还得进山打猎,得先走了。


  ”